關於部落格
  • 263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蔡啟芳現象─當選國代之前(曾韋禎的部落格)

蔡啟芳在1984年因「一清專案」中被捕管訓,不過「一清專案」顯然是場政治考量大於社會治安考量的掃蕩,光是這百餘人是以「叛亂罪嫌」移送軍法審判,又缺乏詳細蒐證,可見一斑。連蔡啟芳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被抓去管訓,若要據此斷定蔡啟芳當年是作姦犯科、魚肉鄉里的流氓,絕對是有問題的。 出獄後的蔡啟芳,加入剛成立不久的民進黨。隨即投入參選1989年的增額立委補選,不過蔡啟芳的參選志在為自己拉抬知名度,當時的嘉義縣僅有兩個名額,理論上是由黃、林兩派來瓜分,尚輪不到剛成立的民進黨。而民進黨徵召郭展義參選,蔡啟芳在民進黨已提名人選後,仍跳下去攪局,起初是以無黨籍名義,後取得政黨推薦書,也以民進黨籍的身分投入選戰。 明知此屆立委沒有民進黨置喙的份,蔡啟芳在選舉過程中就緊咬郭展義不放,一下子說郭展義的學歷證明是偽造的,一下子說郭展義的政黨推薦書作假。蔡長雄也奮力為兒子拉抬聲勢,全力為蔡啟芳助選,甚至一度昏厥送醫。最後郭展義、蔡啟芳理所當然地雙雙落選。 落選的蔡啟芳立刻佈局投入1990年1月初的鄉鎮長選舉,獲得林派以及布袋大房派的支持,力抗黃派的蔡天井。選舉結果,蔡啟芳為民進黨打下第一席地方首長席次,之後也接下嘉義縣黨部主委的職務。 當選鎮長後的蔡啟芳就善於營造議題,當選鎮長沒兩個月,他就呼籲縣民罷免增額國大代表黃清江,因為黃清江支持軍人蔣緯國參選副總統。之後又自掏腰包,買了一堆黨旗插在鎮公所門口、公所同仁的桌上,理由是自我鞭策,提高為民服務的品質。從這兩例就可看出,蔡啟芳非常努力地想幫民進黨宣傳,同時以作秀的方式突顯國民黨黨國不分的矛盾。 1990的10月底,蔡啟芳為了向縣府爭取預算未果,決定到縣府大門口絕食抗議。在抗議之餘,蔡啟芳仍不忘搞笑,大批聲援花圈被警方載走,蔡啟芳隨即指稱警方「竊盜」。絕食進入第三天,蔡啟芳呈現脫水現象,黃永聰跑來幫蔡啟芳注射點滴,補充營養,不過蔡啟芳只注射了300cc就拔掉針頭。在蔡啟芳堅定的意志下,加上林派的奧援,以及省府的緩頰,最後迫使縣長陳適庸讓步,同意撥予布袋鎮部分建設經費。 在第一年鎮長任內,蔡啟芳給公所同仁的考績非常兩極化,展現出他喜惡分明的個性。他給人事室主任林惠玲的考績69分,丙等,人事室副主任顏振益的考績則為100分,優等。這讓林惠玲跑去跟縣長告狀,結果蔡啟芳又揚言記他一支大過,所持理由是,林主任常因派系衝突而不斷中傷鎮長、接受代表會質詢時含糊其詞、未提供職務相關知識給鎮長。不過這涉及地方派系的私怨,顯現出,即使蔡身為行政主管,底下的公務系統因政治利益,未必買他的帳。 而蔡啟芳雖在嘉義的小角落當行政首長,對於中央的事務也是密切注意,時時刻刻在找話題。1991年中,蔣緯國報繳槍枝,蔡啟芳率先發難,遞狀控告蔣緯國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,涉嫌「叛亂」,以突顯蔣政權餘孽仍在臺享有不當特權。 同年,中國發生水災,縣長行文各單位,「希望」員工自由捐獻,結果蔡啟芳「下令」鎮公所員工不得捐獻財物,否則以「抗命」處理。他的理由是,臺灣沿海各地飽受淹水之苦,政府不聞不問,卻先援助中國的淹水。所以蔡啟芳乾脆用布袋鎮公所成立「三○四七○四-四送愛心到沿海」郵政劃撥專戶,用來救濟沿海淹水區民眾。此舉就充分顯示出蔡啟芳的議題操作能力,更完全突顯國民黨的矛盾之處,令人大為激賞。 1991年底,蔡啟芳設籍嘉義市,準備參選國大代表,當時嘉義市應選三席,國民黨提了江義雄、蕭家班力挺的張炳文二人,許家班推出陳珠愛,四搶三。起初是張炳文、陳珠愛聲勢浩大,因此國民黨全力拉抬、配票給江義雄。民進黨則是奮力幫蔡啟芳助選,加上蔡啟芳善於營造聲勢,並將臺獨政見列於選舉公報上面,引起臺灣省選委會越權干涉,強行要求准許刊印臺獨政見的臺北縣、宜蘭縣、彰化縣、高雄縣、屏東縣的非國民黨執政六縣市,停發選舉公報。同時,海外獨派人士紛紛闖關回臺助選,讓蔡啟芳聲勢大漲。選舉結果,江義雄因過度配票,意外搶得第一,蔡啟芳也逆勢竄起,搶得第二,張炳文吊車尾險勝,而陳珠愛開高走低,意外落榜。這成為許家班與蔡啟芳結怨的遠因。(待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