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263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焦師父的四堂課

焦廷標的人生,澎湃一如貴賓室身後三公尺長的黃河刺繡圖,滾滾黃泥急瀉不歇。八十一歲了,他,活到老又不失精彩。從一個上海農家窮小子,身上沒銀子只有膽子,到能得志十里洋場。隻身來台,五十年的光景,掌控華新麗華集團,市值一千七百億,從電線、半導體到面板,傳 第一堂課:生意腦 做大不如做好 《商業周刊》問(以下簡稱問):焦師父您精神很好耶! 焦廷標答(以下簡稱答):老了,都掉牙了啊,還有什麼東西好講啊!你們還能從我這找到什麼東西啊?沒什麼東西好找的啊!(笑) 問:十月底,您小兒子焦佑麒的新公司,瀚斯寶麗召開記者會(編按:瀚斯寶麗是瀚宇彩晶轉投資成立的電視品牌,資本額近五十五億元),你們整個家族都去,這很難得耶? 答:你說他有喜事,我能不去嗎?你說不去,罪過不就大了嗎?(笑) 問:過去,整個華新集團都布局在原物料的製造領域,現在焦佑麒卻想跨足品牌,這一步跨得很大,他之前有跟您聊過,您給他什麼建議? 答:他啊,什麼東西都不肯講,一個人默默的做這些事,誰也不能去看。 問:您也沒去看過啊? 答:有次偷偷去看,覺得不錯。還叫他的哥哥們去看,不過他(焦佑麒)一概反對啊,所以哥哥都不知道他做什麼。他整整花了三年十個月時間。外人都去道喜,我不去道喜,行嗎(笑)?他做的電視,像個禮品一樣,可以收藏,也有像女孩子手提包一樣精緻。 問:不過做品牌這塊,和過去焦家做的都不一樣喔? 答:創新吧。他能夠創出來是不簡單。你說從幼稚園到博士是要很長的時間。 問:對啊,做品牌這條路是很漫長的啊? 答:當初不管怎樣,但是,進去了,就退不出來,你說,出得來嗎?不歸路嘛。你說我做電線五十七年,也沒跑出來啊。 華新麗華拋下銅纜,綁上黃金光纖 問:過去訪您時,您說李國鼎(已故總統府資政)跟您說,要做就做擅長的事情,現在還是這樣嗎?外界看焦家做品牌,好像不是擅長的事,您怎麼看? 答:那時候,李先生跟我去打球,看到一塊地,我問他怎麼樣?他說不熟就不碰,這叫「外行不做,內行不丟」。內行的事情是專長的,做得好好的,你把它轉行不可惜嗎?外行的事情要做到內行要花多少時間啊?是不是?所以說我這塊(指電線本業)不就做了五十年。 問:不過五十年要做好一件事不容易啦? 答:生意不在乎做大小,就是做好,反正做再大,差不了多少,也吃不了多少。做大是很累的。你想想看,每天想考第一名,不累嗎? 問:不過像您說的,做生意是條不歸路嘛。 答:他們啊,是認真在做,努力在做,成不成不曉得。 問:其實要做品牌,不是台灣人擅長的核心能耐,您覺得呢? 答:現在能不能闖出來不曉得。要做國際品牌也不容易,沒幾個。 問:看起來是趨勢,不過很不好走,口袋要很深啊。 答:口袋很深,不過如果裡面沒有東西,還是空的。現在說,是袋裡要有,肚裡也要有。做什麼事情啊,就是肚裡要有,肚裡有,袋子就有;肚裡沒有,袋裡就沒有。肚裡要有就像小姐們講故事,要講的大家喜歡聽,才有用啊。 問:您對佑麒走品牌這塊,到底如何看? 答:我覺得這也是不得已的。現在呢,面板上下游都有整合,你看廣輝有廣達、友達有明基,華映有大同。大家都有,你說怎麼辦?(編按:瀚宇彩晶沒有下游通路) 問:您剛說焦佑麒做品牌不得已,但不得已不代表要選擇這條路。現在大家都講面板業要合併,為什麼彩晶要自己做呢?彩晶起步晚,今年成績也比較不好(編按:第三季虧損三‧一九億),本業競爭力稍弱,但現在跨到品牌,又不是他擅長的,他的勝算在哪? 答:是啊。從事每個產業,以前是人在做天在看,現在是人在做大眾在看。世界上假如說大的好,五代比三代好(編按:面板廠五代比三代更能切出面板大尺寸,比較有經濟規模),那幹嘛做小的呢?利基其實在小的上,現在小的市場也不錯。你說彩晶第三季虧損,也不是只有它。這就是外行比內行,內行比專家。小麒吃虧的,在他不是工程出身。優勢是他年輕,不過他很用功,每天晚上十二點前一定不睡覺,六年來不菸不酒。家裡頭沒有假日、星期天。我就跟這個孩子說,他只有「星期八」才有時間回來吃飯。現在已做下去了,就是希望能闖出一片天。 是,合併是沒有辦法的合併,但彩晶已經生下來了,他一定要長大。你不養他大,別人(客戶)也養他大,現在說還有第六家(群創)要出來。彩晶是慢了點,但會走下去。產業也一樣,彩晶小一點,他並不是說做得不好,他是生產的進度上比較慢,這五代廠量放得慢,要是放得快,也就過去了,所以也沒什麼事。 品牌的東西,有希望的,有東芝、松下、NBA等三家跟我們合作。他這東西不得了,像禮品一樣,可以收藏。有一款還是金的,設計很專業。不過這東西現在還沒正式賣,但Sony還是派人來看了。 問:過程中間,董事長有幫他出主意嗎? 答:沒有,我告訴你,現在幫他出主意是害他啊。他(跌倒了)一定要能自己從地上爬起來!現在我常講,喝雞湯、吃維他命的小孩,書都念不好。而且他啊,什麼也沒有講,他只一個人默默做這些事,誰也不能去看,三年了! 問:還是再問一次,您覺得小麒做品牌的勝算在哪裡?我們只知道就一定要往那邊走,要耐心,但他的勝算在哪? 答:這個妳問我,我也要去問他啊。不過品牌是一定要走的,這個市場一定有勝算,不然他不會去做,這個電視賣全世界的市場,尤其是美國和大陸,市場一定大。而且光設計就有九百多種專利。 問:一台電視有這麼多專利啊? 答:對啊,不然他做出來被人家模仿不就完了。還有一點,為什麼東芝、松下要跟他合作呢?一定是他長期有想法啊。當然這個餅開得很大,但做不做得到,還不知道。 問:小麒要從外行變內行到專家,這條路大概要走多久? 答:多少年不知道。已經走了三年多,也不知道還要走多久。他除了睡覺吃飯外,都在想這個,整天迷在那裡,我說你如果不迷在那裡,不會生出東西啊。讀書,也是一定要喜歡才行,做事也一樣,不然不知道會做多久? 問:小麒這幾年心性比較定啊? 答:他什麼東西都是自己弄出來的。包括店的擺設、什麼東西都自己插一腳。 問:他以前玩心比較重嗎? 答:所以我說他改變了啊。沒有生活娛樂啊,整個改變。 問:人的性情怎麼可以有這麼大的改變?您看馬維欣(元大京華投信董事長)以前也很頭痛啊? 答:馬維欣啊,連她也改變了,夫唱婦隨啊。她也一直去看電視啊。 問:您這四個兒子個性都很不同啊?您看焦佑麒做品牌,和他的個性有關嗎? 答:現在看起來,這個產品在世界上是沒有,是種革命性的變化,能不能拿下市場不知道。上次去看他,有八個博士幫他。我就問他們,別家待遇那麼好,幹嘛來這裡?他們就說,這裡有創新,好玩啊! 問:焦佑麒做品牌和他的個性有什麼關係? 答:這個我也不知道,要去問他,他也不跟我講,我也不能問他。他誰也不肯講。 他的個性的確差很多,最近幾年長了很多學問。寫文章也很行。馬維欣的小孩還沒滿月,中午才吃完飯就要和他出去,晚上還要忙著生意。她就跟我說,「爸爸,這太苦了!」我就跟她說,董娘沒這麼好做啊!(笑) 問:瀚斯寶麗的電視好像比一般貴上一倍? 答:稍微不一樣的造型,比別的貴了一些,這一定會賣。 問:您以後會幫他賣電視嗎? 答:他要不要我不知道啊,(笑)。假如他要我的話,我可以幫他開兩個店,一個開在北京、一個在上海。 問:您覺得價格應該要如何才有競爭力? 答:價格比同款的貴三、四成,我想就有競爭力。價錢應該會調整的。不會貴一倍啦,只會和同款會貴一點點。 問:全世界的消費市場就是沒有中間市場,要就是很便宜,不然就往頂級,沒有中間市場。 答:現在很多東西都太短,起伏太大。現在做這個東西,只有前兩、三家能,後來的就不行了,一定淘汰掉。你看,台積電和聯電,聯電差多少?每個行業都是這樣。好的和不優秀的差很遠。所以做生意做大容易,做好不容易。我說啊,做大不如做小,做小不如做好! 問:可是焦佑麒在上次記者會表示,想要三年內賣五百萬台,還是想當電視世界第一啊? 答:我就跟他說,做大不如做小,做小不如做好,做好才會有機會拿第一。 問:可是一般做父親的,都希望自己的小孩拿第一,您不會心急嗎? 答:小弟弟啊,我跟你講,他們四個都沒有機會拿第一了。華邦、華新科、瀚宇彩晶都是。我那最小的兒子也四十五歲了,也摔過幾次跤了,再摔下去,怎麼知道爬得起來嗎? 問:可是人其實都會想拿第一? 答:孩子剛回來時,也都想要做王永慶,都說台塑能做的我們也能做。我就告訴他們,你們不是他,你不能跟人家去比,你要衡量自己的長處,不能勉強自己去做。 第一不是爭來的,是一步步慢慢做起來的,你一定要想清楚,勉強自己做會做出問題的。就像自然運行。如果強迫自己做,一定會有問題的。 第二堂課:洞察力 見景要會生意 問:現在高科技週期短,變化快,他們現在比您那時更辛苦? 答:也沒有啊。我當初來的時候,什麼都沒有,就坐個車,人就來了。那時每天做十六個小時,一盆水從頭洗到尾。 問:那時是物質缺乏,現在是耗腦力? 答:那時候也是耗腦力啊(笑)。但是現在他們是認真在做、努力在做,只是很多人不曉得,不過也要會見景生意。就像你們要能見景生文,要見景生畫。 問:什麼叫見景生意? 答:見景會生意,會做買賣。例如看著這塊地、房子不錯、路不錯,那從前中國人做生意不就是看好哪裡,就去投資,不就這樣做起生意的?這就是見景生意。就像古代的花木蘭,晚上看見北鳥南飛,一般鳥兒是在夜裡休息,但是她看到就知道有動靜了。如果見景不能生意,就不行了。 也就是說,我們中國人說生意人,這是個智慧,意是意念。例如你們做文章的,見景生文、才寫得出好文章;畫家見景生畫。如果不能這樣,見景不生意,看完,回去過就忘記了,那怎麼行。看到一個產品設計、形狀不錯,就可以想有沒有生意。 問:這就是洞察力嗎? 答:對的。 問:見景生意和做大不如做小、做小不如做好的關連性是什麼? 答:其實什麼東西不管做大做小,都要能見景生意,這是生意的基本。 問:這講很簡單,不過這是最難的,多少人參不透這塊? 答:不過這市場才會有起起伏伏,如果每個人都會,就不好看了(笑)。 問:我們都是看到他們盲目擴張時,出了狀況。 答:什麼事情都有個原因。就像希特勒本來東邊打好好的,為什麼要去西線?如果不這樣,現在世界是德國的天下了。其實大小都一樣,但就是說要量力而為。需要做大,不過要量力而為。不然你們每個人都去念博士啊,很簡單啊。自己都會評估智慧體力啊。就像運動,都要衡量。 這個見景生意是必備條件,如果你不能見景生文就寫不下去,如果你畫畫不能見景變畫,不就完了。就像《三國演義》裡的諸葛亮要挑撥周瑜與曹操,就故意跟周瑜說曹操希望把二喬送過去,曹操就馬上撤兵。二喬是什麼人,一個是孫策、一個是周瑜的妻子,他曹操會不知道嗎?諸葛亮就是要激怒周瑜啊。 還有那個大霧,諸葛亮看到月亮外面有個圓圈圈,就知道要起風,變天了。那個東風也是借來的,他怎麼能借來呢?就是因為觀察嘛。這就是他學問比我們高一點,這叫做門外有高低,人品也有。(編按:諸葛亮沒有神奇能力。只是他會觀察大自然,做蒐集資料。就是洞察力。) 問:不容易啊。聽,大家都聽得懂啊,做生意下去,很少人能做到這樣。 答:只有這樣子,沒有這樣子怎麼辦?就像我做電線做這麼久,才知道「種田錢萬萬年,手藝錢數十年、生意錢眼面前、機會錢一蓬煙」。靠機會發家得來容易,去也容易,我是沒有念書,只有小學程度,不過卻懂這道理。 第三堂課:齊家術 有爭議才有進步 問:您看到台塑王家、新光吳家最近都有家族糾紛,焦家卻能兄友弟恭,您怎麼做到的啊? 答:小姐!這社會上本來就這樣子,哪家沒有爭議的?家家爭議。沒有爭議是有問題的,有爭議是正常的。所以說,有爭議才會有進步。 問:所以說,有爭議是好事嗎? 答:什麼事不是爭議出來的嗎? 問:可是新光四兄弟齊心合作的話,今天不會是這個局面啊? 答:我想,你我都看不透,哈。其實東亮是很認真啊,老大守得也很辛苦,弄好、不弄好也是很辛苦的。這是外人不能知道的。 問:四個人各有各的個性,各有擅長。 答:對啊。還有一個你沒聽說過,父親是英雄,兒子是好漢,你說對不對? 問:這什麼意思呢? 答:就是父子都要爭一爭,都會要表現。所以有時候我就不要表現(笑)。台塑父子,他爸爸做得好。那如果中華民國有十個王永慶不就不得了,八十九歲還是繼續在工作,五十年後的事情還都在規畫,那可是前無古人,後也沒有來者,你們不認同嗎? 問:家裡有爭議,這樣是好事嗎? 答:不是好事,都想要表現。我告訴你,焦佑衡(三子,現任華新科董事長)現在改變了。以前,他在新加坡念書時,只要聽到別人說,那個人是某人的爸爸,他就會不舒服。你聽這句話,競爭會是好事嗎?假如說,那個人的父親還是高官啊,還在做大位,聽了會舒服還是不舒服啊? 問:那要看是良性競爭還是惡性競爭? 答:良性?惡性!我告訴你,競爭沒有良性的。做生意我們兩個人,一個人做大一點,一個人做小一點,如果還要做,有良性嗎?有你就沒有我,有我就沒有你,是不是? 問:那兄弟之間呢? 答:兄弟之間,很難拿捏。這個怎麼公平?每個人條件不一樣,有差距。你問我,我當年我生了病。佑倫回來接公司,老三、老四就說,我們晚生幾年,為什麼就不同?可是當時就一個公司啊,總不能弄兩個董事長、兩個總經理吧? 有時候晚上回來,他們會來說:「爸,睡覺了嗎,我想要跟你講幾分鐘啊?」我說好吧,結果就滔滔不絕的講,就說為什麼我們的待遇這麼差?這是很正常啊!我就得給他們各有一個廟啊。如果說當初你沒有給哥哥,就沒關係;可是你給了哥哥,不給弟弟又不行。換成你呢?(反問採訪者) 問:我沒您那麼有錢,不過如果是我,我錢全把他用完,不給他花。他要自己去闖。有錢給他啊,他就會花。 答:你小孩那時多大啊? 問:他小學啊。 答:到大了,就不一樣啊,天底下父母心啊!假如說都不問,孩子就會說,你怎麼不跟他們聊聊,都已經那麼晚了,還來講,那麼累。天底下有家家和樂嗎?沒有,有些爭議本來就會有,沒有一家會說沒爭議,可能嗎? 問:可是該怎麼樣有智慧去處理這些事情呢?像別的家族? 答:我沒資格沒有條件去評論別人家。別人的短處,要自己知道,長的地方去學,不好的地方去避免。我們沒有能力去講。 問:說實在,家族企業兄弟們能穩住的,多是因為第一代還在,還壓得住,所以還相安無事? 答:現在說富不過三代。但有些像日本的住友,可以過六、七代的。為什麼會富不過三代?就是因為文明病啊。是不是啊?以前貧窮的時候吃苦啊、勤儉啊。包括中國,現在有錢了,就跑去吃魚翅,現在有音樂、有酒都是靡靡之音,但是誰不喜歡聽好聽的呢?這不就是文明病嗎? 問:三代是來自於文明病? 答:因為奢侈了啊。過去,從前我來的時候,喝清酒就很好了,現在喝紹興。不就是奢侈了。說實在,生活上你能吃多少?像我這西裝衣服,我可是穿很久了。 問:所以看您這麼多年,還是滿勤儉持家的啊。這是一種生命憂患意識嗎? 答:現在的問題是,您能吃能喝多久啊。 問:師父像您那套西裝,穿多久呢? 答:這西裝已經快兩個月沒洗了。 問:買了多久啊? 答:記不起來了。你看這鞋,已經三年了,每天穿。 問:多少錢買的呢? 答:本來想買貴一點,我跟女兒一起去逛鞋說,你送我,她就說這個我沒送,你自己買,我就買了八千元(笑)。都磨到後跟有點壞了,還是穿啊,很好穿啊,又不疼又不滑。 問:什麼牌子啊? 答:不知道啊。你們現在也不花什麼錢啊? 問:錢要真花,是花不完的。這表呢? 答:是媳婦送我的。現在我不買什麼東西啊,也不需要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。比不得。就是說安定最要緊。但是人都有企圖心啊,總是會不小心什麼都想去做,就會吃虧。 問:您的兒子老想考第一名啊? 答:他們沒考第一名啊,他們一個都沒有考第一名啊。 問:您說每個小孩都沒有拿第一,不過您也說他們都有企圖心,他們不會急嗎? 答:都有企圖心。都想弟弟比哥哥好,哥哥也比弟弟好。他們四個人也是一樣,都想我做得比你好,但是多少都會事與願違。 但是可以安慰的是,他們可以變成現在這樣,也都有繳了多少學費,中間總是有成有敗。你說,如果要做企業產業一定要繳學費啊。 問:他們還真幸運,有您這個爸爸。 答:這要這樣說,他們的爸爸比我的爸爸好,我的爸爸不如他們的爸爸(笑)。 問:幸福啊? 答:這還不到幸福啊。說不定,如果他們沒我這個爸爸,搞不好還不用這麼累(停頓幾秒)! 問:您的兒子們真是辛苦。他們要想比您強,面臨您的陰影,然後還不知道能不能比您強,而且還有哥哥、弟弟,也有競爭的壓力? 答:對啊。從小在這家庭長大,很辛苦啊。就像有人說,有一對姊妹,姊姊進了史丹佛,妹妹就說我就不進,我要去東部的哈佛。萬一弄累了、弄病了,我們怎麼照顧? 問:您女兒(焦佑慧,焦廷標第三個小孩,唯一的女兒)會不會覺得不公平,她都沒分到? 答:我的本事都交給她了。真的!她其實做得很辛苦,我也很疼她,別人會說她做好是應該,做壞了會被講。我們這裡採購原物料,例如銅、鋁貴金屬都要靠她。買銅一年要四十萬噸,未來還計畫擴充銅線廠,六十萬噸,這個量一直都在增加,過去都是她一人負責,現在帶到十個人,上海、倫敦都有交易所,常常都要看到半夜。 問:您說,每個孩子個性、資質都不一樣,要怎麼做到公平啊? 答:我覺得,不管做多少都很難。現在,焦佑鈞會說,我要做好老闆、好爸爸、好兒子,也在電視上說要做個好丈夫、好的領導,能夠這樣子公開講,很難得。 老二(焦佑倫)企圖心比較強一點。老三(焦佑衡)還不滿意現在做的。老四(焦佑麒),那個沒有辦法,就像理髮已經坐下去,也不能離開,一定要想個辦法,結果不知道怎樣?成功就是英雄,不成功就是烈士。看他這麼認真那麼辛苦,想幫忙也幫不上,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。 問:您雖然已經說交棒了,已經是榮譽董事長,但是真的已經交棒了嗎? 答:我棒早交了。早交棒,我也還能幹,但他們感覺很好,我也輕鬆。不要到你真動不了才交棒,他們就會說,哼,這老傢伙動不了才交給我,那有什麼稀奇啊!所以我這棒早就交了。 第四堂課:謀略心 事緩則圓 問:您在信義區的那塊土地,現在怎麼樣了?(編按:一九九八年華新集團以每坪三百萬標下的土地,預定為企業總部,但遲遲未動工,而同年以一坪四百一十三萬元「天價」標下此區的統一集團,大樓已在今年竣工。) 答:原本我是要賣這棟大樓(編按:指民生東路三段的華新金融大樓),來買那塊信義區的地來蓋總部,但是時機沒有掌握好,房地產整個下跌。買信義計畫區那塊地的時候,民生東路這棟大樓價值可以賣七十億元,但那時沒賣(後來跌價),要賣了的話,這裡一萬多坪可以換那裡兩萬坪。所謂天算有一得,天算有一捨啊。沒有掌握好。算對了就很高興,要算不對一下掉下來,就被套牢了(笑)。 問:那塊地為什麼現在才蓋呢,大家都以為已經不蓋了? 答:那塊地,當時沒有蓋是大利多,蓋了就沒有了。原來那塊地呀,只能蓋一種用途,現在可以蓋多種用途。所以現在才要蓋是利多。是這裡吃了虧,那裡就占了便宜。那塊地,原本除了辦公大樓外,什麼都不能蓋。現在蓋什麼都可以。 問:那您之前也不知道啊? 答:之前,我們是要蓋辦公大樓,把這邊賣了,搬到那邊去。本來要蓋,也動了土,因為後來環境變化,發現蓋辦公大樓會租不出去,就擺一擺,這一擺呢,後來時機好轉了,結果都市計畫改了,變成多用途。而且原來的設計奇奇怪怪的,清潔都沒辦法。我就說啊,很多事情緩則圓啊。吃了虧,沒蓋起來,現在用途卻不一樣了,就事緩則圓,現在那裡(信義計畫區)是台灣的洛克斐勒中心。 問:這跟您的眼光有關係嗎? 答:應該是運氣好啊(笑)。這與機運、判斷力有關係。現在信義區蓋了房子(編按:華新總部預計明年動工),大概不會吃虧,頂多賠點利息;如果現在還不蓋的話呢,價錢大概八折吧,會賠很多錢。其實就是要認錯,有人還不肯認錯的呢,說得天花亂墜。我承認我虧了二十億。但你看現在那個地方,信義區起來了嘛,而且面積增加、用途改變,不是利多嗎?本來一萬坪現在可以建兩萬坪。 問:您說事緩則圓?不過和產業競爭的速度是有矛盾啊? 答:這個是「安慰自己」嘛,(笑)這樣想就會覺得好一點,還不錯,不然怎麼辦? 問:這就是謀定而後動? 答:對。這就像說,本來要動工,閉著眼睛挖了,後來想稍微再等一下、看一看後,用途改變了,要重新設計、申請,一搞兩、三年。現在面積、用途增加了,可不是好事嗎?一萬多坪的地,多蓋跟少蓋差很多啊!你說,很多事,不是本事,是運氣好,也是事緩則圓。我年紀大了,還能不安慰自己嗎?(笑) * 焦廷標小檔案 出生:1924年,江蘇江陰 學歷:小學 經歷:太平洋電線公司廠長 華新麗華董事長 現職:華新麗華榮譽董事長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